您的位置::冠杰五金网 >> 纸板生产线

7月PMI为517微刺激赔本赚吆喝0散热风机

时间:2022年07月07日

7月PMI为51.7% 微刺激赔本赚吆喝

?

7月PMI为51.7%显示经济增速呈回升态势中国物流信息中心 陈中涛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发布的2014年7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7%,比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该指数自今年3月份以来持续上升,升幅扩大,为今年以来最大升幅。主要分项指数保持同步回升,普遍达到去年同期水平以上。从PMI来看,当前经济活动进一步活跃,内外需求持续改善,企业经营形势向好发展,经济增速回升态势初步形成。

企业经济活动进一步活跃。生产指数较上月上升1.2个百分点,达到54.2%,高于去年同期1.8个百分点,反映出企业生产加快。原材料采购活动较为积极,补库意愿增强。采购量指数较上月上升1个百分点,达到53%,高于去年同期3个百分点。原材料库存指数上升1个百分点,达到49%。

内外需求持续改善,经济增长基础巩固。新订单指数自今年3月份以来持续回升,达到53.6%,自2012年5月份以来首次回升到53%以上,高于去年同期3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指数达到50.8%,高于去年同期1.8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保持在50%以上。作为我国出口大省的广东省,7月份制造业新出口订单指数达到52.4%,比上月回升0.8个百分点。

政策累积效应显现,企业经营形势转好。大中小型企业PMI指数均回升到50%以上,反映出企业经营形势进入景气状态。特别是小企业明显回升值得关注。小企业PMI指数自2012年4月份以来首次回升到50%以上,较上月上升1.7个百分点。反映企业经营活动的生产、新订单、采购等指数均见明显回升,达到50%以上,升幅超过1个百分点,尤其是采购量指数回升最为显著,升幅达到6.8个百分点。小企业经营形势好转,说明一系列积极扶持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已产生累积效应,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企业经营的宏观经济环境已经有所改善。

供需增长较为均衡,库存处在合理水平。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保持同步回升,二者差距相对较小,只有0.6个百分点。今年以来,产成品库存指数处在低位,一直保持在47%左右,最近两月略有回升,但仍在48%以下,反映出当前企业生产活动加快,没有带来明显的库存积压,整体上来看库存处在较为合理水平。但部分行业,如煤炭、钢铁行业等,由于产能过剩矛盾突出,产成品库存有所上升。

行业分化现象明显,整体形势回升。当前行业回升有快有慢,但整体来看多数行业已恢复景气状态。目前一些产能过剩的基础原材料行业,仍未走出困境,但出现回升迹象。比如,钢铁行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业,其PMI指数最近两月均有小幅回升。机电设备制造业、信息技术产业回升不断加快,成为引领制造业整体回升的重要力量。

综合来看,当前经济运行的稳定性进一步增强,增速回升态势初步形成。下半年PMI指数如果能够稳定在51%左右,全年可望实现经济增长7.5%左右的目标。

当前值得关注的方面,一是生产指数明显加快,要防止在需求回升、市场预期转好形势下,一些行业强化产能释放冲动,打破市场供需平衡,增加经济运行中的不稳定性因素;二是要注意化解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过剩中所形成的就业压力。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制造业从业人员指数一直保持在48%左右,回升乏力。7月份为48.3%,低于去年同期0.8个百分点。在这种形势下,要把握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结合点,处理好稳增长与稳就业的关系。

下半年,宏观调控仍需关注经济运行中的不稳定因素,加大已出台的政策措施落实力度,进一步巩固经济趋稳回升基础。同时要抓住经济形势转好有利时机,加快改革措施推出,以稳定促改革,以改革促发展。

经济运行减压 定向调控居功人民日报

经济运行减压,定向调控居功(新论)

定向调控强调差异化和问题导向,有针对性地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重在强基础、补短板,精准发力,提高宏观调控的有效性

余斌

年初以来,面对周期性调整和结构性变化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党中央、国务院在保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同时,创新推出定向调控,抓住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精准发力,出台了一系列既利当前、更惠长远的政策措施,成效显著。

所谓定向调控,是政府对关键领域和相对薄弱环节进行有针对性、有目的性的调控,旨在消除瓶颈制约,拆除制度藩篱,疏通运行渠道,为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与动力。与总量调控不同,定向调控强调差异化和问题导向,有针对性地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重在强基础、补短板,精准发力,提高宏观调控的有效性。如果说总量调控像“大水漫灌”,定向调控则似“喷灌”“滴灌”。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错综复杂,“三期”叠加,各种深层次矛盾凸显,传统的宏观调控方式面临挑战。从经济运行的实际情况看,行业分化程度进一步扩大,内部差异明显,并影响到区域经济表现。化解过剩产能和泡沫,对于产业结构单一的地区会形成较大冲击,甚至出现“区域塌陷”现象,也会诱发金融风险。因此,需要积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在保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同时,把总量调控与定向调控有机结合,通过总量调控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共性问题;通过定向调控,满足不同市场主体差异化的政策诉求。

定向调控始于“定向降准”。为了加强金融对“三农”发展的支持,央行[微博]从4月25日起分别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2和0.5个百分点。此举被市场称为“定向降准”。6月16日,央行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也下调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定向降准,导向更为明确,范围更为扩大,标准更为具体。在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的同时,央行两次定向降准,用调结构的办法,坚持有扶有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这两类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进行政策倾斜,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地配置到实体经济中需要支持的领域,确保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更加顺畅。

定向调控在其他领域也得到广泛运用。比如,积极运用开发性金融支持棚户区改造,加大保障性安居工程投入力度;设立铁路发展基金,支持中西部地区铁路建设;扩大营改增试点,促进服务业发展;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面扩大到85%以上;10个省市开展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取消和下放了145项关系企业生产经营和社会关注度高的行政审批等事项;3月1日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在全国推开,等等。这些定向调控措施的贯彻落实,为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实现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充分认识定向调控实效的同时,也应注意以下两方面情况。一是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重要基础。当政府给予某一类市场主体以倾斜性政策支持时,容易形成不利于对其他参与者的外部环境。二是定向调控需要更多地与改革措施有机结合,发挥其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中的推动作用,从而放大综合效应,既有利于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也为新增长动力的培育奠定制度基础。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7月制造业PMI为51.7% 连续5个月回升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2014年7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7%,比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连续5个月回升,表明我国制造业稳中向好的趋势更加明显。

分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52.6%,比上月上升1.1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上;中型企业PMI为50.1%,比上月回落1.0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上;小型企业PMI为50.1%,比上月上升1.7个百分点,2012年4月以来首次回到临界点上方。

2014年7月,分类指数10升2降。在构成制造业PMI的5个分类指数中,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分列前两位,均有较大升幅,是PMI继续回升的主要动力。

生产指数为54.2%,为年内高点,比上月上升1.2个百分点,是年内最大升幅,且连续3个月回升。

新订单指数为53.6%,比上月上升0.8个百分点,为2012年5月以来的高点。新出口订单指数为50.8%,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连续2个月位于临界点上方。

从业人员指数为48.3%,比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

原材料库存指数为49.0%,比上月回升1.0个百分点,但仍低于临界点。

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为50.2%,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

采购量指数为53.0%,比上月上升1.0个百分点,连续5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上。

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为50.5%,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连续2个月高于临界点。

进口指数为49.3%,比上月微幅回升0.1个百分点,但继续低于临界点。

产成品库存指数为47.6%,比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

在手订单指数为46.4%,比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但仍位于临界点以下。

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55.3%,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回落后首现回升。

上一篇:张茉楠:中国产业空心化VS欧美再工业化下一篇:保增长当顾及产能过剩和生态红线

摩擦试验机公司

FZG齿轮磨损试验机CL100

济南试验机公司

济南液压试验机公司

友情链接